童朝晖教授应驻安哥拉使馆邀请为在安侨胞答疑实录
 
2020/04/28

  2020年4月24日,驻安哥拉大使馆邀请赴武汉抗疫中央指导组专家、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副院长童朝晖教授与在安中资企业主要负责人、部分侨领、援安医疗队、中资医院代表20余人视频连线,就当前抗疫工作有关问题进行交流。中国驻安哥拉大使龚韬主持连线活动。

  连线互动持续120分钟,气氛热烈。参会代表纷纷表示,此次连线使大家对当地的防疫形势有了更客观的认识,也获得了更多防疫知识,增强了防疫信心。

  【答疑实录】

  龚大使:非常感谢童教授今天与我们广大的驻安中资机构、侨团以及中国驻安医疗队的代表进行视频连线,请童教授来跟我们分享国内抗疫的成功经验,非常感谢童教授。

  童教授:很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和在安哥拉的中资企业、侨团和医疗队交流一下,非常好。大家在非洲、在安哥拉有什么顾虑,想要了解在工作中、生活中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欢迎提出,我愿意为大家解答。

  龚大使:童教授,感谢您的开场白。当前新冠疫情在全球大范围蔓延,包括安哥拉在内的一些非洲国家也面临越来越大的危险。安哥拉下阶段也可能成为一个爆发点。虽然现在安哥拉还只有25个病例,但这方面的隐患非常大,我们在安企业和侨胞的防疫形势仍然非常严峻。从中央到政府、到外交部,都非常关心我们在安哥拉的防疫工作,给我们使馆也下达了各项工作指示。前一阶段,使馆与广大企业和侨团积极开展工作、开展配合。到现在为止旅安中国籍公民“零感染”,在疫情发生后入境安哥拉的中国公民前前后后几百人,也是“零确诊”,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出于下阶段抗疫工作的需要,我们希望还有机会能够多向童教授请教。童教授是1月18号作为中央指导组的专家,到武汉后已经连续工作了3个多月,为武汉抗击疫情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平时在一些新闻报道中也看到了童教授的身影,听到了童教授的讲话,从中获得了很好的启发。今天参加连线的是不少在安中资企业和侨团的负责人,其中也有不少的是我们北京籍乡亲。他们准备了不少的问题,准备向童教授求教。我现在根据大家准备题目的情况,请大家从各自的角度提出问题,请童教授解答。

  提问人(援安医疗队周祖刚队长):童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今天我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新冠肺炎症状包括发热、咳嗽和呼吸困难等,但病人不一定表现出所有症状。而非洲地区的登革热、疟疾、结核等当地疾病都有发热症状,为医务人员在新冠的鉴别增加了难度。请问童教授在这方面有什么建议吗?

  童教授:在非洲能引起发热的病的确比较多,我们朝阳医院援几医疗队中就有两位医生就得了疟疾。登革热、疟疾这类疾病在非洲的发病率比在国内高,所以有关病症的诊断经验你们肯定比我们的多。我重点跟大家说说新冠肺炎。第一是通过热度鉴别。2003年SARS疫情期间,医院发热门诊发挥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发热筛查。流感和SARS病人的体温比较高,能达到38、39度。此次新冠肺炎的症状包含高热,有些病人的体温能超过39度,有部分病人体温在37度多到38度多之间,也就是发中热,但也有些病人不发热。这个肯定给我们医生带来了鉴别诊断上的困难。发热只是一方面。和当地发热的传染病相比,例如跟登革热、疟疾相比,新冠肺炎的热度还没那么高。因为登革热发热比较高,有的能到40度,疟疾发热也比较高,一般都比新冠肺炎的发热高,这是在热度上。

  第二是通过流行病史鉴别。医生可以询问病人在当地有没有接触过新冠肺炎病人,有没有流行病学史。因为目前安哥拉的病例还不多,大家通过问病史还是能问出来的。

  第三就是利用些发热疾病的特征鉴别。例如肺结核一般来说还是比较好鉴别的,除非是会伴有高热且进展很快的粟粒性肺结核,一般的结核可能表现出逍遥热,长期的低热,病情进展比较慢。登革热病人会表现出发热、皮疹、头痛、关节痛等,重症病人可能会休克,甚至危及生命,这个跟新冠肺炎的表现也不太一样。疟疾的话,我觉得大家在非洲,对疟疾的鉴别更熟悉,咱们医疗队在这方面很可信。

  另外,我想当地除了有X射线外应该还有CT。新冠肺炎大家不一定见过,但是大家在网上能看到新冠肺炎的特点,包括他的影像特点。如果有病人发热、咳嗽、胸闷,我们可以通过影像来鉴别,因为和甲流、SARS、结核相比,新冠肺炎的CT影像特点还是比较典型的。新冠肺炎病人开始发病时,胸部CT结果会显示肺外带毛玻璃,这跟过去的病毒肺炎和结核病病人的同类CT影像还是有区别的。因此我觉得医生可以依据病人发热的特征、病史、CT影像的特点和通过呼吸道干咳和胸闷的表现,鉴别区分新冠肺炎和非洲的流行疾病。还有,我想当地也可以做核酸检测。

  提问人(援安医疗队队长 周祖刚):这次在国外和国内都发现了无症状感染者,这类病患的防控难度比较大,咱们医院的医生也很难检测出无症状感染者。请问您有什么建议呢?

  童教授:这个问题不仅医疗队关心,咱们中资机构、华侨肯定都关心、都害怕。我们在国内的老百姓也担心身边有无症状感染者。但是第一,大家应该知道无症状感染者实际上是传染病的一个特点。有些病存在隐性感染,比如流感。流感的无症状感染者占30%,麻疹的无症状感染者也占30%,最典型的,很多脊髓灰质炎感染者没有症状,到后期症状非常明显了才被看得出是感染者。所以说无症状感染是传染病的一个特点,只不过每种传染病的发生百分比不一样。

  第二,不是随便哪个人都成为无症状感染者,他肯定得是高危人群。比如接触了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危险的岗位工作的人可能成为无症状感染者。如果在安哥拉没有太多病例,而且应该说在无论是在医疗队也好,中资企业也好,人员都可能是在自己的圈子里工作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人的身边没有病人,他应该就不能成为无症状感染者。除非他每天在外面跑,接触了很多人,那他有可能成为无症状感染者。所以首先从接触史上来说,不是任何一个人都会成为无症状感染者。

  第三,我们要承认无症状的感染者分两种。一种是处于疾病潜伏期的病人。一个人可能就是新冠肺炎病人,不过在潜伏期没有表现症状,不发烧,不咳嗽、咳痰,但是如果在潜伏期做核酸检测、做CT,检测出核酸阳性,肺部影像有改变,他就可以被发现是感染者。他们不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只不过处在潜伏期而已。我们医生要通过相关检验和影像学把他鉴别出来,作为真正的病人管理。第二种无症状的感染者只是核酸阳性,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症状,不咳嗽、不发烧,而且影像学上也没有改变。比方我们给他做个影像,也会显示是没有肺炎的表现。这部分病人是真正的无症状感染者,需要我们医务人员来鉴别,老百姓鉴别不了。

  关于我们要怎么对待无症状感染者,首先我们要承认他是有一定的传染性,但是他比有症状病人的传染性要低得多。第一,大家想一想,新冠肺炎主要是通过咳嗽产生的呼吸道飞沫传播。如果一个人没有症状,不咳嗽,可能病毒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几率就小得多。第二,最近一个德国团队在德国的Nature杂志,就是自然杂志上发表研究表示新冠肺炎病毒在上呼吸道存在是八天。第三,国内包括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内的很多机构都对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做了核酸检测,都是阴性。这些人接触了无症状感染者,核酸检测都是阴性,并没有发病,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无症状感染者传染性还是不强。所以实际上如果我们现在对无症状感染者做不了核酸检测,也做不了血清学抗体检测,在做不了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们医疗队队员要追问病史、接触史。当然医生如果怀疑这个病人是无症状感染者,还是要对他做相应的隔离,把他和其他人隔开。比如让他一个人在一个房间观察两周,观察的目的一方面是鉴别出他是不是尚在潜伏期的病人。另一方面是看住他,做好隔离。当然如果能测核酸就最好。另外我觉得大家在一起工作的时候,戴一个外科口罩就应该能做到防护,没有问题。

  提问人(中泰森达集团董事长 苏光勇):大使好,童教授好。我的问题是在相关医疗设备支持下,怎样可以使用中西药联合进行治疗新冠肺炎病人?儿童、孕妇、老年人用药期间应注意哪些事项?

  童教授:中泰医院在当地为中国人服务,是中医院吗?

  提问人:是全科医院。

  童教授:第一,一般对轻型,特别是普通型病人,我觉得应该积极干预,不让他发展成为重症、危重症。如果真是到了重症、危重症,可能当地不一定具备救治条件。武汉这么多病人,我们当时采取的措施,一方面是救治重症、危重症,另一方面是积极干预轻症和普通型病人向重症发展。实际上我们在早期干预上采取了一些中西结合的办法。所以我建议您如果要治疗轻症或者普通型中国病人,可以采取中西结合,就是给一定的抗病毒药再加上中药的干预。现在国内在推进连花清瘟,当然连花清瘟是一种对症处理。到目前为止说心里话也没有一个特效抗病毒药。实际上从SARS开始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的抗病毒药没有特效,只不过不同的抗病毒药对不同的病毒也许有效。

  第二,对于危重症病人,实际上我们应该采取呼吸支持技术。病人会因为肺炎发生呼吸衰竭,会缺氧,我们应该给他一个积极的呼吸支持,保证病人不缺氧,这是在重症、危重症阶段。

  第三,到了病人康复期,我觉得我们也可以采取一些中药的措施,能够让病人得到积极的康复。

  所以我建议我们中西结合的办法是在两头,一个是针对轻症和普通型,一个是针对康复期。如果是真正到了危重症,需要呼吸机、需要无创、需要高流量,这个危重阶段的措施还是不太一样的。

  提问人(中国路桥公司安哥拉代表处总经理 袁春坤):安哥拉现在确诊病例是25例,治愈了6例。从您的经验上来说,如何看待安哥拉防疫形势?如果安哥拉这边连续无确诊病例,无新增病例,连续多少天我们才可以放下心来?

  童教授:安哥拉确诊的25例分别分布在哪个城市?

  龚大使:安哥拉确诊病例都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均为外部输入型病例。

  童教授:安哥拉属于热带气候,而病毒主要在冬天传播,热带地区相对安全。所以,我觉得如果当地只有25例,咱们中国人没有,我觉得咱们这些企业领导可以对职工提出一些要求。大家在安哥拉一定要做好防控、做好个人卫生,勤洗手、减少人员流动、不聚集。如果办公室能开通新风,大家在办公室工作就不用戴口罩,因为你身边没有病人。如果自己的办公室环境是通风的,也没问题。这是从防控上来说的。你们也出不去,也不会单独行动,大家都在一起,所以也不会和外界接触,所以我觉得问题不是太大。还有就是要求员工到人多的地方或不通风的地方一定要戴口罩,并且至少在目前要少接触当地人。如果真是公司需要中外员工在一起工作,至少也要知道外方员工是不是健康的。

  提问人:谢谢童教授的解答。还有一个问题,连续多少天无新增确诊病例才让人放心呢?

  童:如果安哥拉现有25例都在首都,那么要看当地防输入做得怎么样。就像我们国内现有新增病例实际上基本都和海外回来的人员有关系。不管他们从哪个国家回来,到北京也好、上海也好、广州也好,可能带回了病毒,又接触了国内的人,这样产生了病例。如果说防控做得好,防输入病例做得好,连续14天没有本土病例,就是安全的。但是前提条件一定是把输入病例防控好。如果前一阶段做得好,在没有输入病例的情况下,也要注意本土病例的发生。

  提问人(安哥拉江苏商会会长 王林元):感谢童教授的解答。我想提一个问题,按照现在世界和非洲疫情发展走势,我估计安哥拉目前控制得还比较好,但是很难保证防疫处置都能到位。我们在安哥拉现今情况下都很紧张,很多人参加会议都戴着口罩。今后疫情发展下去,我们应该怎样科学合理防疫?还有,在野外施工应该有哪些防疫措施?我们在工作期间都会接触到当地人,请问哪些方面应该注意?有没有预防的药可以增加免疫力的?

  童教授:我觉得大家与当地员工一起工作的时可能还是要戴上口罩,戴外科口罩就行。施工时保持一米的距离。并且应该要求员工勤洗手。可能在施工时不一定有条件洗手,但是回驻地前一定要勤洗手。我觉得不管是在哪里,即便在医院、在病房,实际上预防病毒最重要的是戴好口罩、勤洗手。咱们为了安全起见,戴一个外科口罩,开车的时候打开窗户,保持通风,勤洗手,把方向盘用酒精擦一擦就可以。有的人把消毒液到处喷,车门也喷、车轮也喷,完全没必要。一是浪费消毒液,二是很多门把手也被喷坏了,很多设备也被喷坏了,我觉得不必这样。这个病毒只有在人体内才能发挥作用,在车上和施工设备等固体表面存活不了多久。

  我觉得大家要认识这个病毒是怎样进入人体发挥作用的。离开人体的病毒没有作用,很快就死掉了,发挥不了作用。它只有进入到人的黏膜细胞内,比如到人的呼吸道,通过粘膜进入上皮细胞,进入细胞才开始复制,开始发挥作用。它通过人体,进入细胞内,和吞噬细胞作用。如果吞噬细胞把它消灭了、吞噬了,这个病毒就被消灭了。如果吞噬细胞没有把它消灭,还有部分病毒活着,那这部分病毒又开始复制,复制后攻击人的淋巴细胞。如果淋巴细胞跟他斗争,淋巴细胞强、免疫功能强,可能淋巴细胞就占上风把它消灭了,人就不得病。如果病毒把淋巴细胞,尤其是把T淋巴细胞消灭了,淋巴细胞变得很少,病毒占上风,那人就发病了,是这样一个机制。如果没有进入人体,病毒在任何物体上不会发挥作用。所以即便有病毒沾在手上,我别抠鼻子、摸眼睛、弄嘴巴,我用消毒液洗手,把它冲走,那我就没事。它是通过鼻腔、通过呼吸道粘膜进入人体的,大家应该了解病毒这个简单机制。

  关于药物,说实在的,没有预防药物。如果我没病,我是正常的,没有哪个药能预防哪一种病。我觉得还是靠你本人,靠你自己的抵抗力。比方说,这一次很多新冠肺炎病人是老年人,年龄在60岁以上。在武汉,我们统计80%的死亡病例年龄在60岁以上,好多伴有高血压、糖尿病、脑血管病、肾病等基础病。大部分身强力壮的人即便得了,他也会没有问题。所以说欧美搞群体免疫,他们认为80%是轻症。实际上也是这个情况,国内统计81%是轻症,19%是重症、危重症。我们总结是轻的多、重的少。大多数病人的病症轻微,但是一旦病情变重,那么老年人和有基础病的人还是有风险,这个大家要注意。我想大家来援非,身体大都没问题,都是青壮年。我觉得在平时饮食上,领导要让员工吃好,加强营养,多摄入高蛋白和高维生素C饮食,例如鸡蛋、牛奶等。我们至少要保证员工的营养,施工经营也不让员工累着,这样才能正常工作。

  提问人(中信建设非洲区事业部副书记 郭森):感谢大使,童教授好!我们是中信建设非洲事业部的,我们中信建设总部也在咱们朝阳区,我们在安哥拉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如今大家对安哥拉有个基本的认识,就是医疗资源缺乏和检验速度很慢。现在安哥拉累计确诊25例。社会上存在焦虑和恐慌,认为当地资源紧缺,检测速度慢,14天后还存在社会上平民感染的可能,引发了心理的恐慌,这是一方面。第二,像我们这样企业的中外员工现在也都在营地,不跟外界接触,应该说环境相对安全。但是员工难免会出现发热的情况,我们现在采取的办法首先就是排除疟疾、登革热。那么万一员工出现发热症状,是不是在营地里面把轻症病人隔离起来就可以?在什么程度的时候就必须把他送往医院?除了刚才您说的营养和维C的增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有利于他不会从轻症转为重症?这是我提的几个问题,带有关联性。谢谢童教授!

  童教授:你这个的问题提得很专业。我到几内亚,看到几内亚有中几友好医院,安哥拉是不是有中安联合医院?有医疗队所在的医院?

  龚大使:童教授我来跟您介绍一下。安哥拉有个罗安达省医院,咱们援安医疗队在这个省医院里工作。但是据我们了解,罗安达省医院是没有新冠肺炎的检测治疗的资质和能力的。现在安哥拉专门开辟了治疗新冠肺炎的临时性医院,也有另外几家设施能力比较强的全科医院可以治疗新冠肺炎。

  童教授:那要是中国人生病了往哪里送呢?

  龚大使:统一往上述医院送。

  童教授:那他们医生都是当地人?

  龚大使:医生是当地的。

  提问人:童教授,一般我们出现正常情况下的发热病状,都去我们中国医院。例如刚才您知道的中泰医院,我们还有两个企业医院。我们先去中国医院排查是否是疟疾、登革热,如果是新冠肺炎只能去当地医院。

  童教授:我觉得不要一发热就去新冠定点医院。第一,安哥拉本身确诊病例总共也就这么多,病人不多,咱们也可能接触不到这些病例。第二,这些病例主要是输入性病例,所以我们自己的华人华侨可能也不一定能接触到这些病例。如果中国人有发热症状,还是先和中国医院或者和我们的医疗队沟通比较好,方便鉴别诊断。新冠至少在当地不是个流行病,不用一开始往它这一方面考虑,医生也要把它和我们刚才说的非洲流行疾病、流感和普通感冒相鉴别,可能目前在安哥拉疟疾都比新冠多见。所以我觉得不是说新冠在中国流行、在全世界流行,我们就要认为病人患了新冠,而是要做鉴别诊断。实际上我认为咱们中国医生水平并不低,至少能把这些常见的发热情况给你鉴别清楚,排除一下是不是有新冠肺炎的问题。如果他们觉得疑似,这样的话倒是建议去那些定点医院。对医生来说,如果病人有发热和呼吸道症状,不用担心,不用紧张。医生首先要仔细问清楚病人的接触史,这个很重要。

  另外在预防方面,我刚才也讲过,实际上这个病大部分是轻症。像在欧美国家,轻症病人都在家休息。我们中国有些中成药,我觉得有人如果有些发烧,怀疑是呼吸道疾病或者流感,可以在家吃些连花清瘟,对症处理和休息。大部分欧美国家轻症患者都是在家休息,他们也没采取中国应收尽收,应治就治的策略。

  提问人:请问童教授,在什么样症状下要送往医院?

  童教授:要送医院,就得按中国标准,这个中国标准比较规范。第一,在不吸氧的情况下,氧饱和度小于93%。第二,在呼吸频率方面,我们平常呼吸频率也就在1分钟20次以内或左右,如果呼吸频率超过1分钟30次就不行。第三,在影像方面,胸部以上影像学发生明显进展就不正常,但是大家在家里不一定能照片子。第四,是否胸闷。如果病人过去没有胸闷,突然出现胸闷憋气,就要送往医院。

  提问人:当地医疗资源短缺,检测范围很小,大家对此感到关心和焦虑。虽然安哥拉累计确诊25例,但是许多人怀疑在社会上新冠肺炎可能已经传播开了。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天,我们是不是可以说社会上没有这么多病例在传播呢?是不是可以放心呢?

  童教授:你刚才说的挺对。第一,因为他们检测能力有限,检测到了25例,但未必只有25例,如果说当地每天能检测10000例,可能累计确诊就不止25例。对吧?这个我们不能放松。第二,我觉得可能非洲的医疗条件差,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并不高,好多人还不一定看病。所以我认为,不管累计确诊多少例,不管当地报不报告,咱们作为中国人,第一在安哥拉尽量减少出门和接触,第二出门尽量戴上外科口罩。此外,还要勤洗手,保证通风,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我在几内亚的时候,看到当地蚊子苍蝇满天飞,臭水沟到处都是,酒店也不干净。这次疫情这么大,将来武汉人的生活习惯,甚至咱们中国人的生活习惯也会改变。

  提问人(安哥拉中国总商会会长 许宁):我就想问一个问题,是关于我们自己员工的采购和饮食的。我们在市场上买了蔬菜,回去洗洗以后能不能生吃?还有包括肉在内的食物有可能会被患者接触过,我们采购以后需要怎么加工才能正常饮食,避免被传染?谢谢。

  童教授:我不了解,你们在非洲是不是习惯吃生的啊?

  提问人:在非洲平时还是以吃熟的为主,但鱼刺身等海洋产品也比较多。

  童教授:这个病毒在56度的环境能存活30分钟,在100度的环境能存活5分钟。所以我觉得肉类加工没问题。肉在洗干净和加工的过程中,肯定在100度的环境经历了不止五分钟,所以做熟了的肉都没有问题。像这蔬菜水果呢,用流水多冲一冲、洗一洗、漂一漂,应该也问题不大。这种东西也不大可能用开水去烫的。

  提问人:好的,明白了,就是要冲洗和漂洗。

  童教授:但是我建议,在疫情期间咱们尽量还是以吃熟的和热的为主。咱们就是把这个病毒稍微吃点进去,也不会让你发病。因为正常情况下,冠状病毒,不一定是新冠病毒,本身在消化道也存在。有的人吃点不干净的就拉肚子,这也可能是冠状病毒的作用,但是它不会引起呼吸道的非常严重的问题。

  提问人(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集团公司驻安代表 白平):这段时间安哥拉实行国家紧急状态,很多企业停工停产,很多在安中资企业面临着下一步复工复产的现实问题。国内对复工复产有着很细的规章和要求,比如体温测量、隔离、核酸检测等。我想问一下,核酸检测结果的有效时间是多久?是当时有效还是可以当参照?

  童教授:你指的结果是阳性还是阴性?

  提问人:是阴性。

  童教授:国内确实存在复工复产的问题,因为前一段全部都停了嘛。但是目前你们都在安哥拉,当地情况跟国内情况差异很大,而且安哥拉病例数不多,我倒觉得不存在复工复产的问题。你们正常的经营和生产是可以开展的,做好一些个人防护措施即可,不太受影响,也不至于全面叫停。非洲跟国内不一样,国内有很多要求,比如我们专家组建议重点岗位做核酸检测,例如医院职工、高风险岗位、教师、公共交通司乘人员。如果你们那边没有上述重点岗位人员,也不算疫区,我觉得做好防护正常开工就可以。

  提问人(安哥拉江苏总商会会长 黄跃权):大使好,童教授好。我的问题是,我们的商贸城是一个公共开放的场所,在商贸城工作的中国人就有上千个,客人多的时候人流量有五六万,一般情况也有三四万。我们关心的是怎么样能让员工提高免疫力和做好防护措施?

  童教授:商贸城是大厦还是超市?流动人口比较多是吗?通风怎么样?

  提问人:是一个批发商城,流动人口较多,市场外部大都是敞开的,每个店铺是单独存在的。

  童教授:我觉得首先人多的地方一定要保持通风,通风很重要。第二,这种情况,不管是中方还是外方人员都应该戴口罩。第三,有些关键的地方可能也要做做消毒,当然也应该要求中方和外方的工作人员勤洗手,做好个人自我防护。但是我不知道到你们市场的外方人员戴不戴口罩。

  提问人:我们要求所有进入商城的人员都要戴口罩。另外每一个人进商场的时候都需要消毒。

  童教授:测体温、戴口罩、手部消毒对吧?

  提问人:对。

  童教授:你这做的挺好的,跟在武汉似的,也很不错了,挺好。

  提问人:我们中外安保人员感染风险比较大,怎样提高他们的免疫能力?

  童教授:刚才我也回答了,没有药物能提高免疫力。我觉得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一是不能靠药物,二是注意饮食,三是在特殊时期让他们工作时间短一点、换岗勤一点,多休息一点。可能他们过去每天工作要八个小时吧,你现在让员工,尤其是高风险岗位员工的工作时间短一点、轮岗频繁一点,让他们多休息,这是个策略。

  提问人:好的,谢谢。您刚才讲的人与人之间要保持一米的距离。那么他们距离一米以上是否就安全了?

  童教授:实际上现在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米以上,同时双方都戴口罩、不握手也不拥抱,就没问题。

  提问人(中国港湾公司南部非洲区域公司党委书记 闫铭):尊敬的童教授,从国际上看,全球疫情还在发展,非洲病例也在增长。我们在安哥拉、在非洲要长期工作,所以很关心疫苗什么时候能够投入使用。而且疫苗应该从研发到应用中间有一个延迟,是不是疫苗出现后会效果不佳甚至失效的情况?这是我的问题。

  童教授: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也很专业。实际上真正研发一个疫苗至少要18个月,也就是1年半以上,有的甚至要好多年才能研发出一个成熟的疫苗。大家也知道从SARS到现在并没有SARS疫苗形成。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出来以后打在体内能保护你多长时间,我现在答不上,我也不清楚,因为没试过,它毕竟是个新的病毒肺炎。我只能根据其他的病毒情况来做一个回答。比方说咱们打流感疫苗、肺炎疫苗,每年都得打。我们对SARS患者随访观察,他体内的抗体基本上滴度能保持半年到一年,到一年的时候滴度就很低了,少数能到两年。所以说这个病毒抗体的滴度最高可能是在半年左右,一年的时候就下来了,过两年可能就很少人呈阳性了。流感病毒疫苗要每年打,肺炎疫苗是每年打,根据这个情况来看,像这个新冠疫苗,我推测也是这种情况,它不会让你终身免疫。

  提问人(安哥拉福建总商会会长 王传斌):安哥拉虽然目前累计确诊只有25例,但是也采取了隔离政策。不过我昨天去超市购物时看到马路上卖东西的人还是非常多,戴口罩的人不是特别多,这个隐患还是很大的。我想请教童教授,温度、气候跟新冠病毒有没有关系?

  童教授:流感病毒过去呢都是在寒冷的时候流行,SARS也是在天气冷的冬春季爆发。你看今年好像国内天气暖和后新冠肺炎病例就少了。SARS是到了四五月份消失的,这个新冠肺炎也是到四五月份减少的,所以说这个病毒还是喜欢凉,不喜欢热。比方说,它在56度的环境就能存活半个小时。所以说它还是在冬季、在寒冷的时候存活时间会长一些,在天热的时候可能就不会存活太长时间,这是一个普遍的规律。但是我们现在还在总结这个新冠肺炎的特点,它可能还有些诡异。

  提问人(中国电建安哥拉分公司总经理李训峰):刚才很多商会侨领和中资企业的领导都提了关于企业复工复产的问题,我这也有类似的问题。我们公司的很多项目都在外省,当前安哥拉疫情还未扩散到首都以外的地区。对于我们这种项目在外省作业在户外的情况,刚才听童教授提到野外作业不需要佩戴口罩,是否如此?我们主要是关心项目人员户外作业的防护问题。

  童教授:户外作业的防护也要区分情况,主要是看作业人员日常是否聚集在一起,是分散在彼此距离较远作业还是一个点协作分工。但基本的判断是野外环境下,空间开阔,通风良好,不存在病毒扩散的条件。这种情况下口罩可以不戴,基本没有作用。但如果灰尘比较大、污染比较重的话,那戴口罩防尘还是需要的,是另外一回事。只要在施工现场保证人员保持距离,人员不多的情况下,完全不用戴口罩。病毒不可能飘在空气中到处都是啊,哪里来的病毒。具体还是根据条件,看能否达到开阔的程度。

  提问人(安哥拉浙江总商会会长 陈志好):假设一个人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又没有资金和条件治疗,那他能存活多久?从轻症发展到重症需要多长时间?

  童教授:那就要分情况来看。感染病毒分很多种情况,比如说是轻症或普通型患者,在家扛着就能好,康复概率也比较高。但这其中有一部分会发展为重症或危重症患者,比如说年纪偏大的,过去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脏病史的人群,往往有很大概率发展为重症。但是到那个情况下,肯定要去医院治疗。欧美国家很多轻症患者都是选择居家休息,都没问题,身强力壮的、年轻的都可以安全度过去。至于从轻症转到重症的情况也有个体差异,一般从一周到两周、三周的都有,主要取决于日常抵抗力和体质差异。病毒治愈需要一个疗程,需要时间,一般是三周时间的期限。大家还是要多注意休息、加强营养。

  重症如果不去医院治疗的话,那就看命了。新冠肺炎死亡的百分比是这样:全中国病死率是3%左右,可能还不到;湖北省和武汉地区是5%。重症病死率50%左右;危重症病死率60%;插管上呼吸机的70%左右。这个比例你就可想而知,自己都能算出来。

  提问人(北京建工集团安哥拉分公司经理杜羿):现在中资企业在安都有大量的中方员工,也都存在各方面紧急需要。如果咱们在安人员需返回国内,那么在乘坐国际航班等交通工具的过程中有哪些注意事项,以免入境给国内增加疾病防控压力?

  童教授:这个问题很有代表性。现在还有很多人回国,一些欧美的小留学生回国,都戴着N95口罩、穿着防护服,2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的。其实不坐长途飞机是最安全的。你实在有事儿,特殊情况,那另说。我建议近期没特殊原因,不要乘坐长途国际航班。说到底,飞机毕竟还是一个密闭系统,封闭环境。但是有一点,飞机的空调系统是有新风的,是循环换气的,这个大家做建筑行业的可能知道。正常情况下我觉得没有必要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N95,那就有点太吓人了,好像你就进了病房或隔离病区似的,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我个人觉得做好手部卫生、戴好N95口罩、穿长袖长裤衣服就够了,不用穿防护服护目镜,而且要该吃吃该喝喝,也不能因为这个导致其他问题。事实上确实没那么可怕。但是,尽量避免近期坐长途航班。你坐20几个小时飞机还是有不小的风险,就算安哥拉没病例,但经停的其他地方比如欧美地区有不少病例,这个就不好说了。

  提问人(安哥拉河南商会副会长 杨立明):在安侨胞人数众多,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身体情况各异。请问身体患有哪些基础性疾病的人感染新冠病毒后比较危险,容易成为危重症患者?另外,哪些药物可以作为常备药品,各单位可以储备一些?盐酸阿比朵尔之类的有效吗?

  童教授:我了解目前安哥拉发现的病例数较少,还不算疫区。如果大家没有密切接触确诊病例的情况,不属于高危人群,没必要做常规筛查。其次,新冠病毒在冬季气温较低的环境下更活跃,发病几率大,但要与秋冬季的流感、感冒区分一下,做个鉴别,不要混在一起。像包括安哥拉在内的热带地区,通常全年不会有特别冷的时候。在全国累计确诊才二三十例的情况下,侨胞做好自身防护即可,没必要做筛查,感染的概率很低。至于药物呢,实际上中国人有一个习惯,家里常备一些清热解毒的药,什么连花清瘟就挺好的。你刚才提的盐酸阿比托儿是无效的,研究成果已经证实其无效并且被发表在美国新英格兰杂志上。不是说它无抗病毒作用,但是它对新冠病毒没作用,而且吃了后对身体副作用不小。这是抗艾滋的药物,很多患者用完后肝损害心肌损害都很大。正常情况下,没有必要自己用抗病毒药物,真要用的话也要去医院看医生对症治疗。

  龚大使:童教授的时间很宝贵,现在已经有一些超时了,待会童教授还有会议要参加。今天,童教授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结合大家的提问,向我们传授讲解了在安哥拉、在其他地方适用的知识,包括一些实地治疗的经验。我想无论是对援安医疗队、中资医院还是对在安中资机构、侨团来说,都是很大启发,让我们很解渴,也对我们下一阶段抗疫工作提供了很多帮助和借鉴。我谨代表全体旅安侨胞向童教授和战斗在武汉疫区一线的全体医疗工作者致以崇高敬意,也再次感谢童教授耐心细致的讲解。我也借此机会向安排本次连线的北京市外办和北京市卫健委的领导和同志们表示衷心感谢。让我们一起以热烈的掌声感谢并祝愿童教授和前线医疗工作者身体健康、工作顺利。等抗疫胜利后,我回国当面向您表示谢意。童教授再见!

  刚才各位一起听了童教授做的详细解答,我想大家应该很受鼓舞。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各中资企业和侨团准备的问题都还没来得及提问,不过没关系,今天的连线是一次崭新尝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将来大家有机会还可以共同探讨交流。在童教授讲的专业知识之外,我再跟大家强调几点:病毒无国界,疫情之下更加凸显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中非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帮助非洲就是帮助我们自己。中国政府高度关注疫情在非洲的发展动向,采取公开信息、交流经验、捐赠设备物资等多种方式帮助包括安哥拉在内的非洲国家提高自身抗疫能力,在座的很多企业和侨团也纷纷捐钱捐物,为当地抗疫工作做出贡献,获得驻在国政府和社会的高度评价。

  中国驻安大使馆始终以维护广大在安人员的健康和安全为己任,我们将在国内有关部门的指导支持下,继续想大家所想、急大家所急,设身处地地为大家解决困难,与大家一起并肩做好抗疫工作。为此,我提出以下三点希望:

  一是思想上高度重视,毫不放松地将防疫作为当前最重要的工作来抓。思想上的麻痹大意是一切工作失误的根源。如果哪个单位现在就认为安哥拉没大事了,可以放松了,最后一定会失守。当前一个阶段所有的内外工作依然要以抗疫为中心,不折不扣地落实好各项措施,继续坚守零感染这一重要战果。

  二是要坚持科学防疫,既要措施有力,也要忙而不乱。刚才童教授从专业角度给大家介绍了许多科学防疫知识,我就不重复了。同时,大家要充分依靠科学战胜疫情,不要受到社会上一些没有依据言论的影响自乱阵脚。大量证据显示,现阶段就地抗疫、避免长途旅行是最好的选项。如果个别人就地抗疫有困难,商会侨团可以积极协助解决,使馆和国内有关部门都可以提供帮助。

  三是要互帮互助,积极履行社会责任,维护新时代大国侨民形象。团结就是力量。我们在安同胞历来有团结互助的传统,在疫情面前,大家不仅要及时互通信息,分享抗疫物资,也要积极动用企业侨团力量帮扶因疫情陷入生活困难的同胞,抱团取暖,共渡难关。有条件的企业侨团要积极为当地抗疫工作贡献力量,展现社会责任感,体现新时代大国侨民形象。当地抗疫工作做好了,我们就能最大幅度减少外部威胁,维护自身健康安全。

  我们坚信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在国内政府和地方部门的帮助支持下,在童教授这样权威专家的指导下,在全体旅安侨胞的努力下,我们一定会取得在安疫情阻击战的胜利!请大家会后及时向各自员工、会员传达相关内容。

  本次视频连线活动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安哥拉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